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西域文化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搜索
西域文化网 乌垒城 新疆文化 查看内容

小小村庄 满满回忆:本土作家唐新运“桥子村”的记忆并未走远

2014-10-27 00:4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074| 评论: 1

摘要: 唐新运及作品。“小时候,家乡是童年的村庄。长大后,家乡是整个新疆。”这是新疆作家协会副主席刘亮程在《家住新疆》系列丛书中所作的序言。每个人都有家乡,家乡承载着人们的人生轨迹,那些欢乐的时光和充满激情的 ...


唐新运及作品。


  “小时候,家乡是童年的村庄。长大后,家乡是整个新疆。”这是新疆作家协会副主席刘亮程在《家住新疆》系列丛书中所作的序言。每个人都有家乡,家乡承载着人们的人生轨迹,那些欢乐的时光和充满激情的青葱岁月都早已深深融家乡的岁月里。作为《家住新疆》系列丛书之一的散文集《天边麦场》,是由新疆奇台县青年作家唐新运所著,从小生活在新疆文化积淀深厚的奇台县,用他的双眼和钢笔观察并记录下“老新疆人”的生活。多年来,唐新运一直用极具新疆方言特色的散文语言写作,使文章更接地气并散发出独特的魅力,犹如一股朴实清新之风,吹拂人们的心。

  □文/图 新疆都市报记者 叶乃嘉


  出书:纯属意外

  初见唐新运,清瘦、干净、利落,聊起生活在奇台的往事,脸上就洋溢出兴奋和激动的神情。作为此次《家住新疆》系列丛书中最年轻的作者,他谦虚地说:“如果有人称我为‘作家’,我真的不敢当,最多算是文学爱好者,所以当刘亮程主席点名把我带入《家住新疆》的创作队伍,真的只能用‘受宠若惊’来形容。”

  许多人还不知道,在《天边麦场》之前,唐新运还出过两本散文集,分别是《有些事情》和《家住北道桥》。“我一直在坚持写作,经常向《民族文学》、《天涯》、《西部》、《绿洲》等杂志投稿。刚开始是抱着尝试的心态,刊登之后的喜悦之情确实难以形容,慢慢地在昌吉州有了点小名气。2007年,昌吉州文联在全州挑选了10位本土作者出版《白雪莲》系列丛书,我有幸被选中,出版了我的第一本散文集《有些事情》,作品出版后的喜悦,就像自己的孩子降生一样。”唐新运笑着说道。

  散文集《有些事情》讲述了唐新运的大学情感和生活,也整合了之前所发表过的文章。现任昌吉州文联主席李明曾这样评价:“文字逗趣,我很喜欢。但美中不足的是跳跃性太强,太多内容融合在一起,连贯性不强。”2010年,唐新运找到新疆人民出版社汉语编辑部副主任刘光宏,递上了自己的手稿。唐新运直言:“最初是希望得到一些意见,没想到刘光宏很喜欢我的作品。手稿的内容依然是讲述我的童年生活和家乡桥子村里的人、事、物,她对这些手稿很感兴趣。我的第二本散文集《家住北道桥》也在之后不久出版了。”


  感情:自然最真

  唐新运出生在奇台县西地镇一个叫桥子村的地方,这个地方原来叫北道桥,后来被人们叫做桥子村。这片土地锻造了唐新运对人、对事、对物敏锐的观察力,在他的文字里,弥漫着浓郁的乡村生活气息,人与人之间是那么和睦、友善。阳光、空气、白云、花鸟,悠闲地走在路上的人们……都在他笔下散发着淡淡的微光。“我爷爷是1960年从甘肃民勤县逃荒来到奇台县的,当年奇台县是出产小麦的地方,来这里就是为了吃饱肚子。那时我爸爸才七岁,爷爷就靠着种地喂家畜养活一家人,虽然穷,但是他始终坚信读书识字才能改变命运。后来,家里有了我,全家人都努力供我上学读书。小时候天还没亮,我就赶着羊出门了,边放羊边看书。”

  唐新运的眼睛里写满了回忆,那时可看的书不像现在这么多,不知道从何处得来的《说岳全传》、《水浒传》、《中国民间童话故事选》就成了他每天捧在手里的心爱之物。唐新运告诉记者:“这几本书来来回回不知道看了多少遍,书页都被翻烂了,我也不舍得放下。我怀念那段时光,那是一段能让我静下心来细细阅读的时光。”从那时起接触的文字,成为开启唐新运文学之路的音符。

  翻开唐新运的《有些事情》,最后一篇文章是8000字的《我爱你》,讲述了唐新运来到银川在西北第二民族学院(现在的北方民族大学)上学时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最终却因为时间和距离不了了之。文中尽显他对爱情的心慕追求,那份真情切意在一字一句中不断绽放,没有任何矫揉造作。

  作者笔下的这份爱是不夹杂任何杂质的,却又极其脆弱。谈起那段情感,唐新运扶着额头叹息着:“那段时间我就像祥林嫂一样,遇到谁都要讲这件事。直到有一次我看见一对夫妇,妻子高挑漂亮,丈夫却平凡无奇,看上去很不搭配。结果在吃饭时,妻子吃了一点就放下了筷子,丈夫二话没说拿起妻子的碗哗啦哗啦吃完了。突然间我好像明白了,这种自然而然的质朴情感才是真正的爱情。”


  人情:冷暖自知

  谈起最初写散文的缘由时,唐新运坦言:“大约是在1999年,我读到了刘亮程老师的《一个人的村庄》,发现原来有关乡村的文章能这样写,一把镰刀、一棵老树、一条路、一个人、一只鸟都是素材。从那时起,我尝试关注一些小事、小人物,可以说我是从刘亮程老师的书中学会了如何写作的。当我得知他获得鲁迅文学奖后,马上向他表示了祝贺,老师的声音还是那么平静,也给了我很多鼓励。”

  当你细细品唐新运的《天边麦场》后会发现,他是个很会讲故事的人。《许三爷》、《门被敲响》、《牧羊人老明》、《与马相遇》……这些故事中,一个人、一只羊、一匹马都能从生活里走出来成为主角。“村子里发生的婚丧嫁娶,根本不需要通知别人,只要一个人知道了,就会相互告知,忙完手头的事,大家就结伴去了。女人蒸馍馍洗菜,男人生炉子宰羊,小孩子追逐玩耍,这跟你是谁、有没有权力和财力是没关系的,这就是乡规民约,就是人情味。我的文章也是以这些人、事、物为主要描写对象的。”

  陆续出版的三本散文集,是唐新运对儿时生活在桥子村的感悟和叙述。从小生长在农村,作为长子的他肩上担负了很多责任,家里没有女孩,很小的时候就给弟弟们做饭,帮助父母做农活、放羊、收拾房子。他笔下的农村天高地阔,乡亲们朴实的笑颜透露着人与环境之间的恬静和谐。“因为工作原因,我从奇台县调到了昌吉市,一转眼的功夫就在昌吉市工作了十年。这期间也回过桥子村,村里的一切都没有改变。直到去年10月奶奶去世了,才发现记忆深处的乡村早已变得物是人非。”唐新运突然低下头,有些失落。

  原来,在给奶奶办丧事期间,唐新运才发现这个曾有80多户人家近700多人的村子,现在只剩30几户人家。年轻人都外出务工了,还留在这里的年轻人越来越少。

  唐新运感慨道:“现在大家的经济状况都变好了,却没有了以前的亲近。想要摆一桌酒席,才发现原来那个烧火、蒸米饭的好手去城里了,那个会蒸馍馍姑娘去酒店打工了。以前摆一场酒席最少要三天,前一天‘请东’,把帮忙的人聚集在一起吃饭,互相商量如何在第二天帮忙出力;事情办完后又要‘谢东’,答谢他们所给予的帮助。现在再也没有这样的宴席了,大家总是在酒店吃饭算作感谢,人与人之间的温情渐渐消失了。”


  故事:用心去看

  唐新运的童年带给他太多美好的回忆,金色的麦田是他的乐园,可以伴在父母左右,卷起裤脚在田地里挥洒汗水;环顾四周,牛羊悠闲地吃着草,漫山遍野或黄或紫的小花迎着朝阳微笑着;那时的他天不亮就起床给弟弟们起灶做饭,给地里的父母送饭,来回奔跑于田野间,这些都成为他日后源源不断的创作素材。

  唐新运对于接下来的写作方向有着新的想法,“之前一直以写散文为主,接下来我想尝试写小说,现在已经写了两三万字了。现在,我正在创作一篇六七万字的散文,会以我感受的人情冷暖以及乡村变化为主线,其中还有一些乡间风俗和即将失传的技艺。散文作为我比较熟悉的写作方式,始终都不会丢弃。在今后的散文写作中,可能会有意向这三个方向靠近,一是关于生与死的考虑,二是天地和万物之间的和谐,三是人和动物的平等。”

  同刘亮程一样,唐新运也是以“乡村文学”作为写作的起点,如何区别于其他作者是唐新运这些年一直在考虑的事情。唐新运直言:“我的一位师姐在看过我文章后说了‘浮躁着急’四个字,我也能感觉到,太过注重于人物、情节,思想却就会浮躁、不深刻。好在我还年轻,有充足的时间和精力静下心来好好思考,认真写作。”

  唐新运认为写作也讲究天赋,所谓‘文以载道’,不光是作者的情感倾诉,更多的是要用心去感知世界、感受生活。记者问及如果只是以他所生活的村子为主要写作源泉,会不会某一天素材写完了,源泉也就枯竭了。

  唐新运笑着告诉记者:“我之前也想过,因为工作我早已搬离了桥子村,总有一天会把村子里的人、事、物全都写完。但后来我发现那不可能,因为每天我父母都要同村子里的人通电话,了解村子里每天发生的变化,通过其中的一个人,也可以知道另外一个人的事。这些看似平常的小事情,这些无意中说过的话,都可以成为新的素材,只要用心、用眼睛、用耳朵、再加上能够触摸的手和感知土地的脚,任何地方都会有故事。”

 已同步至 admin的微博

握手

漂亮

酷毙

雷人
1

鲜花

鸡蛋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皮桂宁 2014-11-12 21:20
言之有物,不作无病呻吟。

查看全部评论(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