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西域文化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搜索
西域文化网 乌垒城 新疆文学 散文札记 查看内容

李建:艾来白来新疆人

2014-6-15 03:4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73| 评论: 1

摘要: 昆明“3·01”暴恐袭击事件发生后,新华社发布消息指称事件系“新疆分裂势力”所为。此言一出,仿佛一石激起千重浪,在当下的主流舆论场网络和移动自媒体上,针对新疆和新疆人“艾来白来”的议论,可谓肆意滔滔。由 ...

昆明“3·01”暴恐袭击事件发生后,新华社发布消息指称事件系“新疆分裂势力”所为。此言一出,仿佛一石激起千重浪,在当下的主流舆论场网络和移动自媒体上,针对新疆和新疆人“艾来白来”的议论,可谓肆意滔滔。由此引发的舆论分化,将内地与新疆之间由来有日的地域歧视和孤立主义情绪,推至更大范围的族群撕裂。随之,在内地一些地方甚至发生了被俞正声斥之为“愚蠢”的针对“新疆人”的排查和驱离暗潮。65打头新疆人身份证码已超过“7·5”事件,成为新的敏感符号。极而言之,内地是不欢迎新疆人去的地方,而新疆则不是人——尤其是汉族人呆的地方……

一、“艾来白来”话新疆。
所谓“艾来白来”者,为新疆本地习惯用语,其具体语出哪个族群、何时进入普通话语境?无考。新疆人喜欢用“艾来白来”说人说事,意涵“这个了,那个啦”、“麻烦”、“没常识”等招人厌烦的表达。“艾来白来”之于新疆人,虽没有“高大上”之类网络潮语那般时尚,但乍听此言,亦让人“不明觉厉”。
然而,在新疆人的现实语境中,“艾来白来”又是一个让当事双方陷入纠结的说道——彼此很生气,后果嘛,不严重。
悲催的是,自“7.5”事件以来,“艾来白来”日益折射出新疆和新疆人的自身囧境——什么“艾来白来”的,你在说我吗?你是在说你自己!
而遭遇囧境,却多与人们背离常识有关,亦或为常识的诅咒。
即使处在全球信息化高度发展的今天,外界对新疆和新疆人的认知,多为望风言事,人云亦云。涉及新疆社会的认知模式,存在着系统性的偏差。有关新疆问题的误读与费解,相伴相生,严重制约着新疆的治理思路。
其中,人们津津乐道的“新疆是少数民族地区”的说法,就是个常识错误——看似美丽的传说,实为真实的谎言。正确的常识表述是“新疆自古以来都是中国的多族群聚居地”。
把新疆与少数民族地区划等号,想当然地把新疆人与少数民族划等号,甚至认为新疆是少数民族的地区,可谓谬传千里。一直以来,新疆人常因被人询问是“哪个民族”,搞得已经很破烦了。
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新疆是少数民族地区”,不仅直接约定了人们的认知习惯,而且固化了新疆问题的话语权模式,树立了少数民族的话语霸权,并由此传导出这样一个荒谬的逻辑:即把新疆问题等同于民族问题,把民族问题归结为少数民族问题,把少数民族问题想象为汉族与当地少数民族的矛盾——由一块切糕引发的血案,把国家主体民族矮化为外来的“少数民族”——是沉默的大多数。
中国是举世公认的最无种族歧视的国家,但中国又是世间少有的通过限制主体民族利益,给予少数民族超国民待遇的国家。在“新疆是少数民族地区”这一话语霸权主导下,新疆虽非化外之地,“少数民族”却可成为“法外之民”,享有“法外施恩”。这就是为什么许多汉族人托关系私改族别的利益所在。
魔鬼就是这样藏在细节之中。
放任少数民族概念凌驾于国家和国族认同之上,把少数民族作为认识新疆的视点,新疆的重心,新疆社会的天平,不断发生倾斜;新疆社会的进程,不断被人为阻断;新疆发展的未来,不时被投下阴影。而由此形成的问题黑洞,使新疆治理深陷囚笼困境。新疆人想不明白:为何“少数”问题总能左右新疆的大局?少数人的不轨行为却搭上新疆人的声名-——凭什么?
在认识新疆上,另一令人纠结的问题是对“新疆分裂势力”的过度解读。说是“新疆分裂势力”,勿如说“分裂新疆势力”更确切。众所周知,“分裂新疆势力”绝非“中国制造”,而是地道的舶来品,是近代英国、沙俄和前苏联豢养的和主导的历史僵尸,是近代西方列强分裂中国的图谋。令人愤慨的是,这一切迄今非但没有遭到彻底的历史清算,反倒仍作为革命往事进入国家叙事,致使“分裂新疆势力”每隔一段时间,都要诈尸而来,伤天害理。
检索新疆60多年的社会进程,分裂势力对绝大多数新疆人而言,的确是听说过没见过。一些个蟊贼搞出的民族仇杀,固然给社会带来伤痛,给那些心理阴暗的人一丝血腥的快感,然而,其影响已使之成为过街老鼠。“分裂分子”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是麻烦制造者,但以“新疆分裂势力”定性暴恐事端,也太抬举它们了吧?愚蠢的宣传导向,反倒加大了外界对新疆和新疆人的猜忌和隔阂,加深了对新疆问题的政治化解读。西方媒体借此对每次恐袭都拉上件蹩脚的政治遮羞布,让新疆问题总显得暧昧不明。
与之相比,宗教极端势力确是新疆问题的毒瘤。在当今世界,宗教极端思潮,已成为在全球制造暴恐事端的精神源头。即使在传统穆斯林国家,宗教极端势力也是阻碍其国家发展和民族友爱最大的恶势力。
宗教极端势力无一不是分裂分子,因为它们首先都是精神分裂者和人格分裂者。像那个驾车带着自己的妈妈、妻子及腹中的孩子,在天安门前向人群疯狂施暴的家伙,其行为既反人伦亦反人性,挑战的是人类良知的底线。他们臆想的“美丽新世界”,无非是像塔利班那样的“黑暗王国”罢了,是文明世界的公敌。
近年来,西方主要媒体在报道新疆有事时,总是强调新疆是传统逊尼派温和穆斯林地区,蓄意挖掘暴恐事件背后的政治诉求,无视极端宗教派别“依沙布特”、“瓦哈比”在新疆的存在,着力淡化宗教极端派别制造种族歧视、实施种族仇杀的滔天罪恶。并以此混淆视听,妄图掩盖宗教极端势力,恰恰是西方殖民压迫的产物这一历史真相。
全世界的宗教都是倡导和平和友爱的。有人闻圣言以向善,令人敬爱;也有少数人,偏执受命,向恶而生,已沦为迷途的羔羊。站在文明人的立场上,我们当以哀矜之心怜之。
说新疆问题是各种矛盾叠加的反映,往往失之于笼统。近年来,在新疆问题的现实逼迫与破解之道间,愈来愈呈现出一种集体焦虑,弥漫着躁戾之气。人人执迷于毕其功于一役,从不反思公权力在社会治理中应有的担当和舍弃。在既有的叙事框架下,新疆治理往往被简化为一个刚柔对立难题,而新疆社会的现代化转型这个关系长治久安课题,却面临日益边缘化的窘途。
不审时、不度势,则宽严皆误。新疆的现实是,作为欠发达和传统社会意识浓厚地区,正处在朝着现代社会转型的阵痛中。事实上,一个半世纪以来,中国即遭遇“三千年未有之变局”,为了保国保种、保住球籍,整个中华民族都在进行艰难而深刻的现代化转型。抚今追昔,吾国吾民,上下求索,其中遭际,无比辛酸。所谓“中国梦”,就是实现国家的现代化发展和现代社会建构。这当然也是治理新疆的核心所在。一个国家的转型之路,也是整个国家和人民的艰难时刻,这既是一个最好的时刻,也可能是一个最坏的时刻,更是需要我们坚强挺过的时刻。
未来三十年则是我国实现现代化的关键时刻,世界向东,中国向西,无论是西部大开发,还是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新疆在整个国家战略格局中的地位特殊,加快现代化建设,机遇难得。新疆能否赶上现代发展的步伐,会不会被民族问题拖了后腿,及早走出发展和稳定相悖的怪圈?
艰难时刻,玉汝以成。
如何通过全面贯彻法制反恐和抑制极端思潮,通过推行中华文化和现代文明来重塑各民族的家国想象,以复兴丝绸之路加大新疆开放,以深化改革解开新疆问题的体制困局,并开放社会组织积极参与各类现代社会建构,可谓任重而道远。

二、我的西域,我的故土,我们的丝绸之路
随着暴恐事件走出新疆,如何重新定位“新疆人”,已成为新疆人的普遍焦虑。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这是个问题。
1980年代末,笔者的父亲在支边来疆满30年之际,决定回江苏老家把祖父的坟墓迁来新疆。由于少小离家,祖父的墓地早已被夷为农地。父亲无奈之下只能抓了把土回来,与在新疆去世的祖母立碑合葬。2013年父亲病逝,亦葬于新疆。
古人云:父母坟茔所在处即是故乡。有人说,新疆人在全国乃至周边国家,都有家乡,都有亲人。同样,全国各地在新疆,也都有家乡人,都有亲人,听得到乡音。往来新疆,来去内地,都是探家。
而埋骨于昆仑之西,是为故乡,永为守望。
在家国同构,守护相望中,新疆与内地、祖国与故乡,成为了新疆人的精神支柱。生活中是没有观众的。对倒在暴恐分子屠刀下的内地同胞,新疆人内心无比伤痛。暴恐分子当然不是新疆人。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是人。
新疆,作为一个中华文化的传统区位概念,实际蕴含丰富的历史记忆。也许因为望文生义的缘故,“新疆”总让人联想为新近开辟的疆土。这当然是一个大大的误解。作为历史上中华西域的主体区,新疆虽是“百年字号”,确是我中华的“千年老店”。人们常说中华文明上下五千年、纵横千万里,都因有了新疆和贯通中外的“丝绸之路”,才名实相聚、灿烂千阳。正因为如此,新疆的生民构成之众、族群聚居之多,可谓前有古人,后有来者,是世界上除美国之外最为多元的我中华圣地。
迄今,中国的历史学家在进行中华文明探源学术活动中,一直都把江河,尤其是两河——长江、黄河作为文明生成的主体。孰不知,如果没有巍巍昆仑和丝绸之路,中华文明就会失之高瞻,行至不远。昆仑是中华文化的圣山,中国神话由此发源,华夏诸神在此守护;丝绸之路,是世界上最早的互联网,是中华文明为人类发展开创的文明之旅。她们都是中国人赖以存在的精神象征。将其共同纳入中华文明谱系,我们在新疆这片热土上,可以追寻中华民族的诸神大道、往圣先贤和列祖列宗的精神牌位,得到祖先在天之灵的庇佑。
国内外历史经验告诫我们,唯有文化一家,才有国族认同和家国同构。毋庸置疑,由民族识别推展而来的文化分家,已把中华文化在新疆连根拔起,造就了弱干强枝的文化畸形。
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恕。几年前,国内某著名高校编著的《中国文化地理概论》中,在描述新疆文化部分,竟将少数民族文化奉为新疆文化的唯一。作为通用教材,此书令人错愕的文化立场,数典忘祖的文化无知,可谓人神共愤——其行可鄙,其心可诛!新疆7·5事件,有识之士在反思事件根源时,即将新疆的教育失措和文化乱象视为致乱之源。因此,宗教极端思潮得以乘虚而人,实际重塑信众的心灵,使之在历史、文化和国家、国族认同中深深陷入迷茫,成为族群和谐的异己力量。
难道中华文化在新疆真为少数民族所排斥?同样是在7·5后,为教育群众新疆各地电视台的民语频道停播了当时正在热播的韩剧,大播革命影视剧。民族群众抱怨道“成天看这些有什么意思?这些片子里要么是汉族人杀汉族人,要么是中国人打中国人。我们喜欢看韩剧。”地球人都知道,韩剧揭示的核心价值多源于中国文化。新疆和平解放已60多年,可我们的主旋律影视剧中,“革命剧”依然占据主导,宣扬“革命”、“造反”,渲染“暴力美学”,用心匪夷所思。
笔者父亲生前,最大的心愿就是再回趟老家看看,并到新疆近年新开发的旅游景区去转转。由于久病体弱,他的这两个心愿都未能实现。
大雁总是唱着豪迈的进行曲,为什么他的歌声中也有悲鸣……长歌可以当泣,远望可以当归。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我的西域,我的故土,我们的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的“丝绸”两字,中文的文化本意为"念想",是一种看得见的乡愁。如果说互联网时代的核心价值在“互动”的话,那么,复兴丝绸之路,则把融合包容、合作共赢的核心理念,注入全球化发展的进程,有望重塑中国文化的不朽传奇。在此,中华民族的复兴之路与复兴丝绸之路可谓同道亦同路。

三、儿子娃娃新疆人
自打张春贤接任新疆书记后,“儿子娃娃”这句新疆话,在全国大火了一把。这缘起于张书记上任之初,就向全疆人民郑重承诺:要当“新疆的儿子娃娃”。所谓“儿子娃娃”,顾名思义,就是有担当、讲诚信、大无畏。在新疆,一个男人如果被人点赞为“儿子娃娃”,绝对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事情。
“苟利国家生死与,岂因祸福趋避之”。这句近年广为政治引用的名言,恰是爱国英雄林则徐在新疆为官时写下的。
同样被人缅怀的,是杨增新在民元就任新疆都督之初的一篇慷概激昂的演说。是时中原变乱, 无力西顾,新疆孤悬塞外,面临英国和沙俄(苏俄)两大帝国的分割,形同危卵。
杨增新竭尽心智,勇敢担起保卫新疆的重任,“当此国家危急存亡之秋,正是大丈夫担当事业之际,个人的成败利钝,增新决心一概置之不顾!”杨增新用生命践行了自己保境安民的诺言,维持了新疆17年之久的安定局面,真伟丈夫也。——“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杨公增新,配享此颂。
与政治人物的自我期许相比,就千千万万沿着祖先的足迹,在新中国建立之后来到新疆,建设边疆,扎根边疆的新疆人而言:“献了青春献终身,献完终身献子孙,”既是他们人生的写照,亦是他们的历史丰碑,他们就是新时代的新疆儿子娃娃,他们用生命书写的史记永远熠熠生辉。
如今,新中国建立后来疆的兵一代(疆一代),已有不少人走完了生命的里程,仍健在的,大都进入生命的黄昏。只要留意,人们会发现这是一代很特殊的人,有着很特别的精神气质。他们热情、仗义、乐观、不私;行事常有英雄主义的豪情,思想仍带着理想主义的烙印,生活中常有感染他人的欢笑。他们是后辈儿孙不得不敬畏的一代,他们用握剑之手铸剑为犁,开辟了新疆历史的现代进程。他们站着是一面旗帜——父辈的旗帜,他们倒下了是一个路标——历史的阶梯。作为后来人,如果还不做些什么,我们将活得两手空空,像个乞丐。
他们一生最大的遗憾,是孝道有亏。因为大多少小离家,天各一方,忠孝之间多没得选择。这也成为许多人心中永远的痛。自古道忠孝不能两全。他们终其一生都执着于国家好、民族好、后代好。为此,他们不辞劳苦、坚韧坚守,甘愿马革裹尸,埋骨于昆仑之西,不辞长作新疆人。
新疆人常说的一句儿子娃娃话是:“新疆人,不是吓大的!” 昆明“3·01”暴恐袭击事件后,国外主流媒体的民调显示,近70%的人认为,解决新疆问题的关键仍是发展问题。相对于恐袭制造的恐慌,无论是新疆人还是外地人,最担心的是延误新疆发展的时机。
对当代中国人而言,发展问题大于天。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一心一意谋发展,始终都是国家整合社会进程的强大引擎。如果我们放眼世界,不难发现,几乎所有发生动乱的国家都有中国人打工开店。就人们常常提及的新疆民族关系最好的前30年,也是新疆社会发展最快,发展好于内地和周边国家的时期。不发展就走人,现已成为社会流动的主要症候。社会停滞造成的焦虑和绝望,始终都是新疆的最大威胁。停滞或者放慢新疆现代化的脚步,事实上也剥夺了新疆人参与分享改革开放红利的权利。所谓“儿子娃娃新疆人”,终因英雄无用武之地,在无为和绝望中,生成社会病灶。
今年恰逢中日甲午战争120年。全社会在反思中国近代这一现代化征途上的转型挫折时,国民性问题依然是各方热议的焦点。伤心总是太平洋。是时,清朝自推行洋务运动以来,国力10倍于日本,武备世界第四,外表极为光鲜。但专制统治,腐败蔓延,耽于享乐,不思变法,致使整个社会万马齐喑,陷入停滞状态,造成“官无不贪,吏无能吏,士无廉耻,将无才将”,甚至连才偷才盗都没有。百姓只知有家不知有国,精神麻木不仁。中国历经甲午惨败、抗日惨胜,并最终在中共建政后,振奋起民族精神,开创了国家现代化建设的新局面。然而,中国在快速发展的同时,面向现代化进行社会建构和国民性再造,已经迫在眉睫。这就是国家重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的理念所在。
国家实施“一路一带”战略,世界经济中心重归丝绸之路。这是自张骞凿通丝路,玄奘西行求法后,中华民族又一次伟大的西行。丝路兴,则国家兴。非常之事,求法非常之人;非常之人,当有大无畏之精神。在此,让我们借用一段古老的颂歌,为中华民族伟大的西行,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祝祷。
看啊,在那里我看到了我的父亲
看啊,在那里我看到了我的母亲
看啊,在那里我看到了我的兄弟姐妹和先人们
看啊,
他们在向我召唤
他们叫我们在英烈祠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在这里勇敢的人将获得永生
看啊,我看到了我们的家
在这里勇敢的人将获得永生。
 
作者:李建
 
(注:作者系新疆兵二代,原新疆商报总编,现从事咨询业。)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腾讯朋友

握手

漂亮

酷毙

雷人
1

鲜花

鸡蛋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皮桂宁 2014-6-27 09:18
只有真正走近他,才能了解她、爱她!这就是新疆!

查看全部评论(1)

赞助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