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西域文化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搜索
西域文化网 乌垒城 考古发现 壁画建筑 查看内容

梵韵龟兹谱华章:自治区博物馆举办《丝路梵韵——龟兹石窟壁画艺术展》

2014-3-21 01:0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055| 评论: 0

摘要: 徐永明《一佛二菩萨》库木吐拉新1窟。郭峰《侧壁主佛》克孜尔188窟。王征《飞天》 克孜尔新1窟。袁廷鸖《飞天》克孜尔8窟。近日,《丝路梵韵——龟兹石窟壁画艺术展》在自治区博物馆开展。该展览展出了新疆龟兹研究 ...






徐永明《一佛二菩萨》库木吐拉新1窟。

  郭峰《侧壁主佛》克孜尔188窟。

  王征《飞天》 克孜尔新1窟。

  袁廷鸖《飞天》克孜尔8窟。


  近日,《丝路梵韵——龟兹石窟壁画艺术展》在自治区博物馆开展。该展览展出了新疆龟兹研究院画家们研摹的50余幅精美绝伦的龟兹石窟壁画珍品,人们可以穿越千年丝绸之路,去领略龟兹石窟壁画艺术的非凡魅力,展出将持续至4月28日结束。目前遗存的龟兹石窟壁画,向西传承了印度犍陀罗佛教艺术和古代波斯艺术的续脉,向东启迪着新疆以东、敦煌及内地佛教文化和艺术的发展,曾对灿烂的古代西域文明和佛教文化的东渐传播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龟兹石窟壁画在漫长的历史发展中,逐渐形成了其多元化的独特魅力——“龟兹艺术风格”,谱写着龟兹石窟壁画辉煌的传奇故事。

  □文/新疆都市报记者 侯菲

  见习记者 李冰冰

  图/由新疆龟兹研究院提供


  千年龟兹,瀚海遗珠

  新疆地处亚欧大陆交汇处,是东西方经济文化交流大动脉的枢纽地带,新疆的多元民族文化格局源于丝绸之路上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而龟兹地处中亚腹地塔里木盆地北缘,曾是丝绸之路北道重镇,而后又成为连接丝绸之路北道与中道的必经之地,为即将消逝的古丝路文明提供了特殊的历史见证,展现着龟兹石窟壁画的璀璨历史。

  龟兹石窟分布在天山南麓古龟兹地区(即今新疆阿克苏地区、库车、拜城、新和等县),是包括克孜尔石窟、库木吐拉石窟、克孜尔尕哈石窟、森木塞姆石窟、阿艾石窟等在内的二十余处佛教石窟遗存的总称,目前龟兹石窟遗存洞窟700余个,保存壁画近20000平方米。克孜尔石窟作为中国历史上最早的佛教石窟,也是龟兹石窟艺术的典型代表。

  这次展览展出的龟兹壁画临摹作品,是新疆龟兹研究院老、中、青三代画家,以及国内艺术前辈和新生代画家们二十多年来对龟兹石窟壁画孜孜不倦、认真研摹所积累的艺术结晶。“举办这一展览是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古代丝绸之路上灿烂的文化艺术,了解龟兹石窟壁画的艺术真谛与风采,感受丝绸之路昔日的辉煌和佛教艺术的独特魅力,共同保护、传承、弘扬这些人类杰出文化遗产。”新疆龟兹研究院院长徐永明告诉记者。

  龟兹石窟壁画中的内容十分丰富,主要有说法图、佛传、因缘故事、本生故事、天相图、禅定修行、伎乐、供养人、动物和丰富的装饰图案等,每一类型又有丰富的内容。

  因而所画不论是佛传、还是本生或因缘,都被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给人以虚幻的憧憬。但是,从艺术的角度来看,龟兹石窟的佛教壁画,虽然描绘的是佛的世界,但从另外一个侧面又形象反映了现实社会生活的真实写照。


  汉唐遗风,荟萃龟兹

  游览过敦煌石窟的人,无不为历经数千年的沧桑还能如此栩栩如生的壁画叹为观止。然而,龟兹石窟壁画与之相较也毫不逊色。龟兹石窟与敦煌石窟相比较,其特点在于:一是它的建造年代比敦煌早近200年;二是龟兹石窟的建筑和壁画都直接或者间接的对敦煌石窟产生巨大影响,敦煌早期壁画受龟兹壁画的影响极大,魏晋之后逐渐被汉文化所融合,由此可见,龟兹石窟是敦煌石窟文化发展的根。从绘画技法和风格上来说,龟兹壁画更加注重装饰艺术感,画面构图简洁、线条遒劲,人物和建筑造像都表现出很强的立体感,并且只用红、蓝、绿、白、黑五色描绘出绚丽辉煌的壁画,而又不失清净庄严的氛围。

  龟兹古国的石窟壁画保存有大量佛教故事壁画,因此也有“故事的海洋”之称。观摩看一幅幅壁画,就好像阅读一个个故事,而以菱格画的构图形式来讲述佛本生和因缘的故事,也是其他石窟所没有的。

  库木吐拉石窟也算是龟兹石窟的代表,其特点是:持续的时间相对较长,多种文化、多种艺术风格并存,其中包括:龟兹风格、回鹘风格、中原汉风等。

  在库木吐拉石窟中,保存的唐代汉风壁画数量最多,它在内容和画风上都和中原艺术比较接近。在风景画中,出现了“远山近水”、“一摆之波,三摺之浪”的画法。楼阁房屋,“向背分明”、“深远透空”,树干山石上显出了皴法的雏形,这显然是盛唐时期中原画风的反映。同时,这一时期的壁画中,也还有许多是中原和龟兹画风相结合的产物。这些石窟壁画足以说明,古代龟兹人民和中原人民在文化上互相交流,共同促进了中国绘画艺术的发展。

  库木吐拉石窟壁画既有中原壁画丰富多变的线条,又有凹凸晕染法,并使二者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形成独具一格的龟兹画风。它运用了富有装饰性的图案作背景,以写实传真的空间,来衬托虚幻的故事。这种手法,大量地使用在满铺窟顶的菱格本生、因缘故事画和菱格双幡复钵式塔内的坐佛图上。

  然而,菱格画这种艺术形式,除了在新疆吐鲁番以东的吐峪沟石窟偶有所见外,未见于中外其他石窟,而为龟兹石窟所独有。在横竖斜向排列的菱格中,又画出层层山峰,其间点缀着图案化的树木、花卉、水池,再彩绘以形象生动、造型优美的佛本生或因缘故事画,使之动静结合,图案与写实相呼应,主题形象突出,色彩浓淡相宜,画面绚丽多彩,又富有装饰意境。

  在后期的壁画中,菱格故事画虽被一排排的千佛像所代替,但在龛楣、背光、头光和一些边饰中,填充了许多卷草纹花卉、葡萄纹等图案,画面活泼流畅,气象万千。除壁画以外,库木吐拉石窟内和窟外石崖上有大量的僧侣题名、龟兹文和汉文的题记以及并行的回鹘文题记、古龟兹文题记,也是研究古龟兹历史文化艺术极其珍贵的资料。


  龟兹乐舞,至今流传

  随着丝绸之路的畅通和繁荣,中西方文化在龟兹交汇,古龟兹人民吸收了中西方音乐的精髓,使龟兹乐舞得到高度升华,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风格。

  克孜尔石窟第38窟的《天宫伎乐图》是集龟兹乐舞艺术之大成的一幅代表性壁画。此壁画保存完整,内容丰富。在洞内左、右壁上各画一幅天宫伎乐图,其28身伎乐正在弹奏琵琶、打手鼓、拨箜篌、奏排箫、吹唢呐、舞花绳彩带……无不合拍应节,丝丝入扣。其神态、体姿,情状各异,或神采飞扬,或专注闲适,气息犹在,生动可感。

  克孜尔石窟存有壁画的洞窟达80余座,而有伎乐形象的就达50窟,总计乐器达20多种,这与史载隋唐时期龟兹乐器编制大致相似。很显然,这种伎乐图在克孜尔壁画中呈扩大之势并占显赫地位的现象,是擅长乐舞的龟兹沃土培植出来的,因而它能在石窟壁画艺术和乐舞艺术中独领风骚。

  花绳舞作为龟兹舞蹈中的翘楚,虽然距今已有千年之遥,但仍流传在库车县的麦西热甫和麦盖提县的多朗麦西热甫绳舞中,与古代龟兹的花绳舞相比较,实乃一脉相承。

  维吾尔族麦西热甫中的绳舞是用一条约三尺长的绳子为道具。表演开始时,一人先手持绳子上场,躬身邀请另一舞者。表演者都目不转睛地注视对方,并同时灵活地左旋右转。按规定持绳人旋转时,对方也必须同时旋转,持绳人停止时,对方也必须立即停止。如果被邀者不能迅速应对,持绳子的舞者即可用绳子抽打对方。如果对方逃跑,可用绳子套住对方将其拉回,一直到对方表示认输为止,然后持绳者再去邀请其他人。

  这种带有游戏性质的绳舞以持绳抽打对方和捕捉对方为主要目的,这一点与龟兹舞蹈中的花绳舞“捉人为戏”是极为相似的。由于各种历史原因,如今维吾尔族麦西热甫中的绳舞,已完全失去了它原有的宗教色彩,头上戴的面具如今也无影无踪了,演变成了一种纯游戏性的民间舞蹈。

  然而,盘舞作为一种特殊的舞蹈形式,常出现在龟兹古国的节日聚会、宗教祭祀活动中,它以绝妙精湛的技艺,受到人们的青睐,这可以从千年之后还依然在库车等地流行的民间舞蹈盘舞中得到印证。

  盘舞是经过历代民间艺人相袭得以保留下来的,该舞蹈是用较大的磁圆盘子作道具,舞者将盘子顶在头上,双手各持两枚石片(或者铁片)击打出清脆的声响。在不停的旋转中,舞者将头顶的盘子转到背部,腰部,紧接着又从腰部转回头顶,这是一种技巧性高、难度较大且带有杂技性的舞蹈表演。从它身上我们依稀可见当年盘舞的风采。现如今,在库车县一带的民间歌舞活动“麦西热甫”中,盘舞依然是精彩绝妙,受人喜爱的舞蹈形式。

  徜徉在漫长的历史长河里,龟兹舞蹈虽历经劫难,但都依然不能使它消失殆尽,足以显示了龟兹舞蹈顽强的艺术生命力和深厚牢固的社会基础。

 已同步至 admin的微博

握手

漂亮

酷毙

雷人

鲜花

鸡蛋

路过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