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西域文化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搜索
西域文化网 乌垒城 新疆风情 查看内容

庭州花儿别样红: 专访《庭州花儿红——回族花儿集》作者马文忠

2014-3-21 00:0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65| 评论: 0|来自: 新疆都市报

摘要: 马文忠及作品《庭州花儿红》。“花儿”表演。“花儿”是广泛流行于新疆、青海等我国西北地区的民歌,是回族宝贵的口头文学,更是国家级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昌吉州素有“花儿之乡”的美誉,各民族的融合使绽放在庭州 ...



 


 马文忠及作品《庭州花儿红》。

“花儿”表演。


  “花儿”是广泛流行于新疆、青海等我国西北地区的民歌,是回族宝贵的口头文学,更是国家级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昌吉州素有“花儿之乡”的美誉,各民族的融合使绽放在庭州沃土上的“花儿”具有多元化的地方色彩,它既来源于现实生活,又高于现实生活。现如今,“花儿”已成为昌吉州广袤大地上民间文艺的宝贵遗产和精神财富,此前,一本具有昌吉浓厚地域特色的“花儿”集《庭州花儿红》在昌吉州新华书店举办了签赠仪式,掀起了一股“花儿”传唱热潮,其创作者马文忠更是获得了昌吉回族自治州第五届文艺“奋飞奖”的殊荣。该书作者马文忠也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畅谈创作之路。

  □文/新疆都市报记者 李冰冰 图/由受访者本人提供


  “花儿”掀起传唱热潮

  “花儿”是广泛流传于我国西北地区,具有浓郁民族特色和高原风格的口头文学,它以唱词优美、曲调高亢、内容生动而流传于民间,因歌词中将年轻女子比喻为花儿而得名的。

  回族群众性格开朗、奔放,喜欢在山野之间即兴高歌,他们创造的“花儿”这一民间艺术形式也流传在大山里和广阔的大地上。“花儿”,不仅是一种具有浓郁地方色彩的回族民歌,更是回族民间文艺的宝贵遗产和精神财富。不仅为回族群众所珍爱,也为其他兄弟民族所喜欢。汉族、维吾尔族、哈萨克族等许多民族的歌手都会唱“花儿”。

  “掐一朵海娜把指甲染上,绣一个盖头把脸脸盖上,扭一个秧歌把高跷踩上,喝一盅盖碗茶把‘花儿’唱上。红红火火的社火咱耍上,文明富裕的社会主义大道咱走上。”这是昌吉作者马文忠《庭州花儿红》一书中的开篇词,它用“花儿”通韵的形式一气呵成,使改革开放后,新时代农民走上小康生活的“花儿”跃然纸上。

  《庭州花儿红》是一部回族“花儿”集,该书于2012年底编纂完成,并在全国正式发售,又于2013年1月12日,在昌吉州新华书店举办了签赠仪式。截至目前,该书已经在昌吉州签赠了1000多本,逐渐掀起了一股“花儿”传唱热潮。

  谈及创作“花儿”集的过程时,马文忠表示,年轻时他就十分喜爱回族“花儿”艺术,同时也被这种独特的口头文学所感染,工作之余,更是倾心搜集、记录加工整理,锲而不舍的挖掘,求教民间“花儿”歌手,聆听咏记“花儿”的各种曲调和律令。刚刚退休时,马文忠也曾一度不能适应突然清闲下来的生活,闲暇之余他曾两次前往青海的大通县老爷山和祁家寺,甘肃临夏、河洲等地参加“花儿”演唱会,聆听原汁原味的原生态回族“花儿”。


  坚持不懈编写“花儿”

  在以先进文化为引领的峥嵘岁月里,“花儿”一代代薪火相传,而庭州古老久远的历史、丰厚的文化底蕴,也给马文忠提供了广泛的创作源泉。

  上世纪60年代未,马文忠还在水利部门工作,整日忙于打井找水、修渠筑坝,生活中更不乏夜宿戈壁的日子。北塔山驮煤的脚户伴着叮咚的驼铃,从心底流淌出苍凉而高亢的“花儿”曲调;在水利工地上,弓背光膀拉着人力车、一车一车往大坝上拉土的工人,喉咙里飞出的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马文忠曾多次深入到吉木萨尔县泉子街以及各地老“花儿”歌手家中“取经”,吉木萨尔县大有乡的山坡上,他听到翻穿老羊皮的回族老人从胸膛中迸发出来的是“史贝尔拉长工令”;阜康六运街回族男女的即兴对唱动听美妙;昌吉二六工镇广袤田野里的红男绿女打场犁地、春播耕耘,高亢激扬地唱起“花花尕妹令”……这都给马文忠留深深的心灵震撼,那一首首朗朗上口、韵味十足的“花儿”唱词,犹如“天籁之音”般萦绕在他的耳边,令他回味无穷。

  经过近二十年的悉心搜集和整理,马文忠还将过去的“花儿”进行了艺术加工和创新,从两三千首“花儿”作品中,精心挑选了近18万字的220首词、令,分为祖国家园篇、庭州情爱篇、“花儿”放歌篇、蹉跎岁月篇、回声嘹亮篇共五个篇章,编写成一部以弘扬回族“花儿”、描绘庭州各族人民的现实生活的《庭州花儿红》,并热情讴歌了回族群众追求真挚爱情、企盼美好生活的向往。


  唱出阳春白雪的味道

  马文忠介绍说,这部“花儿”在收集采写中,他仔细阅读了大量有关回族历史沿革、人文习俗的书籍,特别是在编写回族“花儿”的历史时,力求在语言特色、格律韵角等方面进行创新,为“花儿”注入了新的活力,赋予了“花儿”独特的生命力。

  马文忠丰富的生活阅历,使他创作整理的“花儿”涉猎内容广泛、思想深邃,既能把火热的现实生活融于其中,又能把回族久远的文化传统结合在一起。因此读来清新扑面,唱来又兴致盎然,既有泥土的芳香,又意境高雅,入令能唱。

  前景后情、以景唱情也是“花儿”的创作手法之一,“花儿”在创作手法上的赋、比、兴,也是构成“花儿”格律的主要形式。马文忠说:“赋、比、兴是一切诗歌在创作手法上的共同点,在‘花儿’的运用上则尤为突出。不论是‘九八式’、‘衬词式’、‘同尾式’,还是押韵形式中的通韵、交韵、随韵,或是前衬式、后衬式为主的表现形式都要运用到。”

  新疆“花儿王”李福先生曾唱过:“石榴花,十层么八层者数来。破格要先从内容上来,破形式,马头上长出个角来。”“花儿”对形式的要求非常严谨,因为它有既定的曲令和模式,所以它不但要能读,还要入令能唱。马文忠说,他在搜集整理的创作过程中严格遵循了这一规律,因而他创作的“花儿”既遵循了传统又在内容上有了创新。马文忠说,尤其是六十二首庭州情爱篇,就是以回族“花儿”特有的格式韵律,讴歌了回族青年追求爱情的勇气。

  “用同尾式,如同将画卷展现出来,给整体‘花儿’内容的深度与广度增添了靓丽的色彩,使‘花儿’变得饱满多姿,浓郁芬芳,读了余味无穷,唱了余音袅袅。”马文忠说。

  “花儿”是回族宝贵的口头文学,过去因历史的偏见被斥为“下里巴人”、俚词山谣,难登大雅之堂。随着新时代和改革开放的发展,“花儿”已成了唱响祖国、唱响时代、唱响和谐、唱响家园、唱响爱情、唱响小康社会的阳春白雪。


  “花儿”凝聚民族精神

  昌吉素有“花儿之乡”的美誉,在改革开放的历史大潮中,各民族的融合使绽放在庭州沃土上的“花儿”具有了多元化的顽強生命力,“花儿”虽然来源于现实生活,但是又高于生活。它是一朵弥散着馥郁芬芳的牡丹花,沁人心扉;它是一支歌谣,浸出人生的祈望和爱情;它是一种营养,滋润万物;它是一种精神,鼓舞人心,催人振奋。

  生活在昌吉的回族群众,不论是大姑娘、小媳妇、老奶奶,还是体格强壮的小伙子,头戴白帽的花甲老爷爷,他们都对“花儿”有一种特别的情愫。在丰收的季节,在喜庆的日子,在广阔的田野,“花儿”凝聚着一个民族的精神,唤起了回族群众对美好生活的热爱和向往。在一曲曲雄浑深沉的“花儿”声中表现出来的是回族群众坚韧的性格,是水一样的柔情和奔放不羁的个性,是兴兴衰衰的人生,倾吐不尽的人生滋味。犹如一个民族的灵魂,其中有他们的历史、文化和全部感情,是心灵的呐喊,灵魂的颤抖,是从歌者的心中流出的一条感情的河,也是回族群众从心灵深处涌来的生命之歌。

  每当岁末节庆,茶余饭后,田间地头,无论是在“花儿”之乡二六工镇,还是在吉木萨尔泉子街,又或是在阜康黄土梁,弦板悠扬,花儿清越,歌舞升平,庭州花儿已成为昌吉州广袤大地上回族群众不可或缺的宝贵精神财富,也逐渐成为了一些农村牧区“花儿”艺术演唱的范本。

  也正如马文忠在他的“花儿”集自序中唱的那样:我已头飞白雪还想两鬓把花儿插上,我已喉咙沙哑还想开口把花儿漫上,我已步履蹒跚还想起舞把秧歌扭上,我已满脸沟壑还想耕耘把甜蜜播上,我已不逾距之年还想精彩有情有爱。马文忠在夕阳之年还想希望,他的“花儿”集能成为庭州一朵永远绽放不败的牡丹,成为回族群众创造美好家园、幸福生活的精神力量。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腾讯朋友

握手

漂亮

酷毙

雷人

鲜花

鸡蛋

路过

最新评论

赞助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