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西域文化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搜索

社区广播台

查看: 1316|回复: 0

[老照片] 乌鲁木齐西大桥:凭栏望沧桑 变迁250载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1039 天

[LV.10]左贤王

发表于 2013-12-29 03:16: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W020131021773801090390.jpg
西大桥北侧修建河滩公路时的情形

  新疆网讯 西大桥,这座城市中最古老的桥,在200多年的时光里,几经沧桑与变迁。史籍中记载,1763年红山嘴南侧乌鲁木齐河上架起“虹桥”,两年后有了迪化城(乌鲁木齐旧称),至后来的1906年,在“虹桥”的旧址上,修建了“巩宁桥”,再到后来几毁几建,直至1959年钢筋水泥桥落成,这座桥的基本规模方才形成。
  自古因桥在城西,“西大桥”这个俗名一直叫到了今天。250年的岁月流转中,变化的,只是这座桥的形态;不变的,除了其大致方位,还有沟通“河”东西两岸的功能。西大桥,比乌鲁木齐这座城更古老,在世居的人们心中,它就是家园与故土。(□文/记者王素芬 □老照片/由王素芬翻拍)

  历史悠久
  桥龄竟早于迪化城
  居住在公园北街的谢伯钧老人,年届九旬。1941年,他进入新疆印刷厂(现新华印刷厂前身)工作至离休。至今,他已在西大桥边居住了70多年。说起这座桥,他像是在絮叨自己的老邻居,种种的细节,皆是日常相伴的温暖。
  “打一百多年前,我祖上来到迪化时就有西大桥。西河坝(乌鲁木齐河旧称,今河滩公路)将城市劈成两半,西大桥成了连接东西的要道。春夏水大时,河西老百姓进城都要经此桥。”
  原新疆师范大学地理系教师冯中平、方构夫妇认为,西大桥所处位置,的确是一个很理想的架桥位置,河谷被对峙的雅玛里克山和红山约束变窄,河槽比较稳定。以此推测,古时那一带便是人畜涉水而过的渡口。
  关于西大桥的变迁史,在夫妇二人合著的《话说乌鲁木齐》中有所考证,1763年,清朝廷派驻乌鲁木齐的地方政府,在那儿建了第一座桥,命名“虹桥”。两年后修筑新城“迪化”。虹桥架成不几年,便被洪水冲毁。其后多次架设的木桥,都不能抵御凶猛的洪峰。1906年,又修了一座较大的桥,取名“巩宁桥”,也只使用了8年,1918年重建巩宁桥,到1940年再次被冲毁。同年,在旧桥南侧重新建成一座以石墩为基础的木桥。1953年7月26日,特大洪水几乎冲垮了乌鲁木齐河上所有桥梁,西大桥也未能幸免。直到1959年,修建起现在这座钢筋水泥大桥。
  那时,汛期的乌鲁木齐河是桀骜不驯的,也因此,导致了历史上西大桥的几经毁建。发源于天格尔山北坡一号冰川的乌鲁木齐河,往时,其流出山口后,流经宽阔的戈壁地带,河水大量渗漏散失,枯水期几乎断流;每到汛期,又洪水暴涨,沿岸成灾。
  令许多老乌鲁木齐人记忆犹新的是,1953年7月26日那次洪灾。刘荫楠在《20世纪新疆图片纪实 往事回眸》一书中记述,“当日,洪峰冲毁了三桥、中桥,西大桥也摇摇欲坠,只得暂时中断交通。当天的《新疆日报》,是用民航飞机运送到河对岸的飞机场(今幸福路)后,才发行到读者手中的。”

W020131021773801091735.jpg

解放初期的西大桥



  交通枢纽
  沟通河道两岸生活
  “刚参加工作那会儿,有个同事爱好摄影,这在当时相当稀罕。于是,我特意请他为我在桥上拍了一张,背景就是红山。可惜后来搬家将照片遗失了。”至今提及,谢伯钧不无遗憾。   解放前,新疆印刷厂的重要职责是印制钞票,经常是两班倒,谢伯钧便在西公园旁租了间平房。那时,河坝沿上人烟稀少,河滩边上挖五六尺就见泉水,沙地上手刨几下就冒清泉。好水把西公园滋养得形成了“树窝子”。   当时,谢伯钧的邻居们多是些穷苦人。他说,西大桥南北两侧的河滩上,到处是筛沙子的苦力。境遇好点的,拉马车讨生活,差点的只能每天扛着铁锨,到大西门的人市等雇主,为单位或各家修房,干一天活挣一口饭。   住在河西,买东西看病须进城,因有了西大桥的连接,也得了些许便捷。谢伯钧回忆,现光明路兵团司令部附近,解放前是一片大菜园,菜农们时常挑着菜担子经西大桥,来到河坝西沿儿走街串巷地卖菜。此外,还有挑着担子卖糖粽子、馕、锅盔、酸奶子的,少了喧嚣,小贩们的吆喝声传得很远。因河西小贩很少光顾,生意并不比城里差。   解放后,随着人口增长,乌鲁木齐主城区的范围不断扩大,西大桥的沟通作用更为重要了。桥上车来车往,许多上了岁数的乌鲁木齐人都记得一位“护桥老人”——托乎提。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每次经过西大桥时,都会留意的看看他:戴着红袖箍,手持小红旗,见到走路‘不规矩’的行人,立即摇旗高喊‘人靠边走’!”谢伯钧对这位护桥老人印象也颇深。   昝玉林在《乌鲁木齐史话》中如此记述,1961年,62岁的养路工托乎提自告奋勇专职护桥。无论严冬盛夏,无论刮风下雨,他怀揣干粮袋,手持信号旗,从早到晚坚守在桥上,坚决拦截超重、超载或强行超车的驾驶员。托乎提老人尽职尽责,被评为全市劳动模范。1976年,老人已77岁,但仍坚守在护桥岗位上,不幸在一次车祸中以身殉职。   修筑了和平渠,驯服水患,待河床彻底干涸后,才有了后来古河道改建成现今的河滩公路。自1965年起,修建河滩公路主要分三个阶段,河滩公路市区宽度拓展到25米,河滩公路上还陆续建成了燕南立交、珠江路立交、苏州路立交等11座立交桥,路型“立体化”了。这些立交桥正成为乌鲁木齐市的新景观。1998年,河滩快速路全线通车。   如今,古河床变为公路,西大桥下车流如织,而桥上仍是沟通城区交通的枢纽。

W020131021773801091417.jpg


上世纪80年代初,市民以西大桥和红山为背景留影(马德基提供)


  首府地标
  见证城市日新月异
  这两年,由于腿脚不便,谢伯钧不能每天到西大桥附近溜达了。夏秋天气好时,他也会坐着轮椅由家人推着,到西大桥和西公园转转,每一次,他都会发现西大桥更美了,周边环境也日新月异。   从西大桥北侧向郁郁葱葱的红山望去,他总是感慨,“过去红山就是个石头山,连草都不怎么长。解放后1951年、1952年,全市很多单位都定了在红山的绿化任务,我们在石窝子里刨坑再填土栽树。当年我栽下的树,现在都认不得了。”   “这西大桥变化大啊!”在西大桥摆摄影摊32年的马德基也亲眼见证着这里的变化。   59岁的马德基,太爷爷清末从陕西来疆,他出生在奇台,6岁随家人迁入乌鲁木齐。1981年,身有残疾的马德基,拜师学得摄影冲洗手艺。   “当时,红山嘴下还是一片平房,建有红山浴池,发郊区车的车站也在附近,而西大桥北侧便是花鸟鱼市和收藏市场。我相中了这一带人气旺,红山又是乌鲁木齐的象征,站在西大桥上是最佳摄影点,便在桥上摆起了摄影摊。”   马德基买的第一台相机是海鸥双镜B型相机,“我个子不高,但脖子上挂个相机,站着就很神气,来往的人都挺羡慕。”   说到当年光景,马德基乐得合不拢嘴。光顾马德基照相摊的,不光有往来首府的游人,本地市民也很多。   “起初是黑白照片,我自己冲洗,顾客多数要求在照片上写上‘乌鲁木齐红山留影’的字样。照一次8毛,一天能照两卷,节假日3卷。收入还不错,要知道当时一碗牛肉面不过2毛钱,一公斤羊肉5元。1982年,开始流行彩照,冲印都邮寄到广州,往返半个月。顾客预付了邮资,我把照片再寄给他们。”   32年来,马德基手中的相机由海鸥,变换为雅西卡、拍立得,再到如今的佳能单反机。他也记不得究竟给多少人拍过照片。他发现,过去人们喜欢在桥北侧留影,背景是千篇一律的红山。如今,人们更爱去桥南侧,以新疆最高楼中天大厦为背景留念,还喜欢站在桥头的神兽前拍照。   如今,相机和手机的普及,对马德基的照相摊冲击极大,连“一分钟取照片”的广告都难以吸引顾客。年近花甲,他却依旧每天守着西大桥。对他来说,他在西大桥上,不仅是谋营生,更有一种难以割舍的相伴。






该贴已经同步到 admin的微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fastpost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